松花酿酒

坐等各种有爱的本子

师兄你怎么了

作者声明:鉴于和基友讨论了一个小时都没想出要如何让黑晴明和主角顺利在一起,主要纠结于如何让主角开窍,如何搞定八岐大蛇,如何搞定阎魔判官鬼使兄弟,以及最关键的是否开车问题。我决定暂时不更文了,先弄清思路再说。
但是这两天可能发个短篇一类的。

师兄你怎么了(五)

前四章的链接:
(一)
http://zhurongxchisongzi.lofter.com/post/1e38ad3b_ce9a64d
(二)
http://zhurongxchisongzi.lofter.com/post/1e38ad3b_ce9ce6a
(三)
http://zhurongxchisongzi.lofter.com/post/1e38ad3b_ced0029
(四)
http://zhurongxchisongzi.lofter.com/post/1e38ad3b_cf02ba1


从前有一位敬业的御主,他一心一意为式神们找对象。
在他的撮合下,
妖狐找了大天狗。
管狐找了另一只管狐,就是曾欠御主一百勾玉至今未还的隔壁阴阳师家。
鲤鱼精找了河童。
天邪家族竟然不想找对象,说没有人能拆散他们。
络新妇拒绝找对象,她痛恨世间所有男人,包括她可爱的御主。
最后这位御主发现自己仍孤身一人,他的师兄也恰好单身,于是两人内部解决了。
从此过上了幸福的日子。
《师兄你怎么了》全文终。

如果能这么写,我真想敷衍过去,然而文还是要写的。( ´▽`)
所以看在我没有坑文的份上,各位亲爱的读者,能否给两条评论啊!随便写什么,哪怕一个字也好啊,给我一点微薄的鼓励吧!(>^ω^<)

------------求抚摸的分割线--------------
于是我就被师兄拽着席地而坐,喝着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酒,看着灿若云霞的枫叶林。
我面无表情,想着从此离我而去的妖狐,还有被我无形中坑惨了的管狐。悲愤交加的喝酒,一杯又一杯。
喝酒的过程里,我待在师兄的罩子里,安心的围观了一出戏。
大江山鬼王,酒吞童子竟然屈尊降贵的跑来见那个女妖红叶。他身后鬼鬼祟祟的跟着大江山鬼将茨木童子。
围观的我:ssr!两个!活的!
酒吞热切的跑去向红叶告白,红叶残忍的拒绝了,笑的那叫一个轻蔑,“你还比不上晴明大人一根手指!”
“晴明,是平安京的那个阴阳师吗?一个弱小丑陋的人类怎么配的上你呢!”
围观的我:你们其实挺有默契,从骂人的话来看。
茨木在后面默默看了全程,鬼手在树干上无声的划出深深的痕迹。他转身似是想去平安京,又犹豫了下,回来继续看着。
围观的我:啧啧,真是爱的深沉。
然后剧情急转直下,红叶乱七八糟的说了一大堆后,茨木出来了似乎想要劝说酒吞,愤怒的酒吞认为红叶发现了茨木才拒绝他,接着茨木就挨打了。
围观的我:你都没发现,红叶会发现他?鬼王智商有点儿捉急啊!
两人打得天昏地暗,其实是酒吞一个人在打,茨木偶尔会象征性的发个大招,但大部分时间都在躲闪。
漫天沙尘散去后,地上躺着一个昏迷半死的茨木童子,酒吞童子不知所踪。
我感慨的摇摇头,爱情使人昏庸啊!堂堂大江山鬼王,竟然被一只女妖迷的神魂颠倒,对最信任的手下大打出手!
等一下!
我看着浑身鲜血的茨木童子,慢慢转过头来,直接扑过去抱住了师兄。
我一边想着如何劝说师兄让我把茨木童子收为式神,一边感慨师兄的体温有些低,而且约莫有些紧张,肌肉微微紧绷着。
于是我安抚性的抚摸着他的后背。
镜头转换。
黑晴明也没料到酒吞童子把茨木打得半死。正想着把茨木童子收为式神有何利害,就被师弟抱住了。
而且他在干什么!
对方的手在后背来回滑动,明明有些色/情的动作却带来安心的感觉。
黑晴明放松身体,低头看这个总是惹事生非的师弟,然后就对上了一双亮晶晶的黑眸,对方专注的看着他,里面只有他的身影,只有,他的身影。
一时间沉溺于师弟眼中只有自己这个事实,黑晴明下意识的答应了师弟的请求。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他的师弟已经手脚麻利的签完契约,把茨木收回了式神空间修养。
“走吧!师兄。”面容清秀,一身深青狩衣的青年看着他,语调上扬,很是兴奋。
“走。”黑晴明微微点头,向山下走去。对方一如既往的落后半步跟着。
黑晴明默默想到:不管收服茨木有什么利害,他肯定能护师弟一辈子的。

---------依旧是求抚摸的分割线---------
写的不太好,大家勿怪。
我本来想表达的感情是这样的。
在失忆之前,晴明对师弟只是爱护,既因为师傅的嘱托,也因为他是从小看大的师弟。所以他管的严,他希望师弟有出息。但是这种感情是比不上对博雅的爱的。
师弟呢,对师兄感情复杂,他想把晴明当哥哥看,又因为之前被亲哥哥背叛过(详见第一章开头),不敢再去相信别人。所以对晴明展现的是一个乖巧懂事的好弟弟形象。暗地里劣迹斑斑,上树摸鸟窝,下河摸鱼,什么都干过。

之后晴明失忆了,黑晴明承载了晴明的记忆,但他有无穷的野心。这时他对博雅也有感情,可这种感情和对师弟的爱护基本等价。试想,一个满心要复活八岐大蛇,将阴阳颠倒的人怎么会允许有人成为自己的弱点呢?
师弟呢,他发现这个师兄对自己要求并不好后,就放开手脚了。他也敢对师兄撒娇耍赖。
黑晴明发现师弟不为人知的另外一面,又开始关注他,慢慢的,爱护就变了味道。

但是大纲和细节永远不会完全统一,身为一个文笔差劲的作者,实在无法完全表达出来,连我的室友都说看不懂。
所以我只能给大家分析一下了。
请原谅一个头一次写文发表的萌新作者吧!(*^o^*)

ps:晚上要写微积分,提前更新。
这章有点短,明天补上。

我有必要声明一下,本文主cp是黑晴明和主角,藤原青衣,a boy and a boy,大家千万别站错队;还有感情线可能比较含蓄。

师兄你怎么了(四)

鉴于今天我家妖狐很给力的突死大蛇,我决定在文里把大天狗许配给他,虽然游戏里至今没有抽到大天狗。不过崽子你放心,阿妈会为了你努力的。
-------------分割线------------------------------
虽然我被师兄“邀请”到了这个破院子,然而日子还是要过的。
我依旧沉浸于上午打麒麟(被麒麟打),下午打大蛇(被大蛇打),晚上画符(抽出无数N级式神)的幸福生活里。
在这段时间,一共发生三件好事一件坏事。
好事是:首先我人品爆发召唤出妖狐一只。其次大天狗同意我的请求,去帮我打大蛇和麒麟。最后妖狐觉醒了。
坏事就是:妖狐觉醒后大天狗就不再专门帮我了。
什么叫专门呢,就是妖狐不参战,他也不参战。
综上所述:大天狗看上我家狐崽了。
作为一个负责的御主,我很着急。
因为妖狐三天两头往外跑勾搭漂亮的小姐姐,大天狗只是冷脸跟在后面,什么表示也没有。
我决定要暗地里帮忙。
某天,我给管狐升了四星,他想要和早就四星满级的妖狐比拼一下大招,看一下如果妖狐只突突两下,谁的伤害高。就约了次日。
我欣然同意,顺便给他们放了两天假。
第二天早上,我看着两只宝贝狐狸远去,继续练习画符。
中午,师兄和大天狗回来了。
大天狗环视一圈,不见妖狐,便问道:“他呢?”
我头也没抬:“约炮去了。”
然后轻声补充道:“你懂的。”
大天狗愣了会儿,冷哼一声,颇有点咬牙切齿的道:“我懂。”
接着他就飞走了。
我淡定的从头上摘下两根鸦羽,看着师兄坐在我身边,一脸高深莫测的问道:“约炮?”
我瞥他一眼,心说我这师兄不会不懂吧!就特别好心的解释:“打架嘛!你懂吧?”
师兄盯着我看了会儿,就在我考虑要不要说的更详细些,加上类似于床上一类的形容词时,他悠悠点了下头。
我刚在想他真懂假懂时,就听他道:“咱们哪天约个炮?”
小爷惶恐。
我看了下他的眼睛,黑色的眸里略带笑意。
沉默片刻,我生硬的转移话题:“师兄你看,昨晚刮风,现在院子里的枫叶都落了呢!”
“嗯?”
我尴尬的继续说道:“额,让我想起一句话?”
“什么?”
“生与死之间,不过一阵风的距离。”我说完更尴尬了,这话题太沉重了啊!师兄你千万别再问什么了!
好在他真的没问,沉默片刻,淡淡的说道:“那就起去枫叶林,那里的枫叶很美。”
然后我们就莫名其妙的去了枫叶林。
确实很美,灿若云霞,宛如不灭的火焰。
我看着满山的红叶,总觉得有些不安,这些枫叶太红了,好像流动的鲜血,林子里阴气很重,风一吹似乎能听到树灵们愤怒的嘶吼。
我不安的想往师兄身边靠去,突然一片红叶从后方卷着阴风袭来,我还没来得及闪躲就被师兄拽到了身后。
“言灵·守!”
随着一阵尖锐的响声,罩子上出现了一些细小的裂痕。
我探出头来,看到对面一个一身红衣的美女疯狂地喊着:“晴明大人,您怎么能让这么个弱小丑陋的人类近身呢!”
你眼瞎吗?美女。
首先我很帅,整个平安京公认的,想追我的人可以从清凉殿排到罗生门,无论男女。
其次式神们全都不在,我才会有些弱。你见过哪个阴阳师能徒手干过高等级式神的?
最后,你是谁啊?和师兄很熟吗?
趁着师兄对她说话之际,我偷偷拿出符咒,想召回两只宝贝狐狸,揍死这个混蛋美女。
咦,没反应?
我又试了一遍,还是没反应。
完了,他们不会被大天狗给......
一时间,我脑子里充满了不好的联想,赶忙去扯师兄袖子,他看了我一眼,也没问怎么了,只是点点头,然后转身对混蛋美女吩咐道:“按我说的做。”
“好的,晴明大人!”那个女子一脸狂热,活似女子终于看到了从军多年的夫君。
我不屑的看了眼她,心说一个满身腐臭味道的妖怪也配的上师兄?做梦去吧!
我急吼吼的拽着师兄往山下走,想赶紧确认我家宝贝狐狸们的安全。
师兄却一点也不急,慢吞吞的走着,我也不太敢催,最后我实在无奈了,要不我先走,你慢慢赏景?
“不用着急,打扰别人不好。”他难得温和的解释道。
打扰?
谁啊?
打扰什么?
卧槽,大天狗,你干了什么!


我家的式神们

这家的晴明是个彻彻底底的非洲人。
刚开始除了雪女一个sr都没有,他安慰自己新人都这样。
结果串门时发现隔壁新人博雅满院子sr,图鉴上亮了一大片。
晴明:......
过了一个月,辛辛苦苦攒了一千勾玉,跑去换了十一张蓝符。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摆好桌子,充满期待的连抽了十个r,山兔莹草座敷童子童男童女雨女三尾狐鲤鱼精武士之灵兵俑。
晴明:我再也不信什么玄学了!
他叹口气想把最后一张蓝符收起来,不料小山兔欢脱的窜过来,撞的晴明一个没拿住把整张符摁在了墨上。
看着蓝符慢慢发光,晴明彻底绝望了。
不过他还是温柔地拍拍山兔的脑袋。
“你是谁?”随着一个软糯的声音,晴明惊讶的抬起头,看到一只小小的毛绒绒的妖狐。
这是sr级式神啊!
从那天起,妖狐就成了家里的宠儿。
所有式神都围着这只妖狐转,觉醒材料御魂达摩都先给他。
小妖狐等级蹭蹭的涨,很快就成了厉害的大妖,能一个人用狂卷风刃突死对面的大蛇。
可惜晴明还是有些不满意,因为家里缺一个厉害的群攻。为此他经常去隔壁博雅家观摩鬼使兄弟,顺便和博雅喝酒谈人生。
听到这个后,式神们进行了讨论。
山兔和莹草表示:络新妇和姑获鸟就很好。
雨女在怀念她的丈夫,低声啜泣,没有说话。
三尾狐妩媚的一笑,道:鬼使兄弟很厉害呦!
小鲤鱼精开心的玩着泡泡,表示:我听说大天狗大人更厉害呢!
童男童女表示:还是看晴明大人能召唤出什么来吧!
式神们一起沉默,好有道理啊!
听了全场的晴明:你们要气死我吗?
又过了几个月,晴明再次画符,这次博雅围观。
然后召唤出一只白狼。
看着激动的和博雅说话的白狼,晴明表示我才是你的主人你造吗?
然后是青蛙瓷器,直接冲向雨女。
接着是河童,偷偷看着鲤鱼精。
......
最后一张,晴明唤来笑嘻嘻围观的妖狐,自暴自弃的让他摁了个梅花印。
......
沉默。
看着那只带着黑翼的大天狗,全体沉默。
还是妖狐先反应过来,上前抱起那小小的一只,捏了捏软乎乎的翅膀,道:“阿爸,我来带他吧!”
晴明机械的点点头。
从那天起,妖狐就开始卖力的打大蛇,打麒麟。
大天狗也慢慢从小小一只长到了能把妖狐抱在怀里的大妖。
但他还是爱和妖狐在一起打怪。
分工明确,妖狐大招突一半血,大天狗大招秒小怪和剩下的一半血。
觉醒那天,妖狐替阿爸在屋里帮忙,晴明心急的在屋外转,等啊等啊,就是没人出来。
晴明终于忍不住了,几步跑到门前,然后僵在了那里。过了会,一脸生无可恋的离开了。
女大不中留啊!
这天晚上晴明又去找博雅喝酒谈人生。
第二天早上,式神们在院子里讨论着为什么阿爸还没回来。
然后博雅的式神来传话,晴明让全体式神放假一天。
好吧,阿爸果然又去做那些奇怪的事了。
式神们快速散开,各做各的。
今天阳光明媚,又是美好的一天呢!

师兄你怎么了(三)

一路无话。
我默默想着以后凄惨的人生,亦步亦趋的跟在师兄身后,踩着他的脚印走,头都没抬。
也不知走了多久,一炷香或是一个时辰。
总而言之我们来到了一座感觉阴气森森的院子,师兄推门后,我谨慎的从他身后探出个脑袋去看。
真是阴气森森,师兄在平安京的那个小院虽然杂草丛生,从不打理,可一年四季都是生机勃勃的。
这个嘛,也是杂草丛生,可花草们枯的枯,死的死,偌大个院子,竟没个活物。
此时天色已晚,小院里没有亮光,枯死的草木们在远处呈现出一片张牙舞爪的黑影。
黑沉沉的夜,仿佛无边的浓墨重重地涂抹在天际,只有月亮微微的光。
夜雾袭来,忽得只听一阵羽翼声,漆黑的鸦羽从空中纷纷扬扬洒下,迎面而来的是一股强大的妖气。
吓得我嗖的一下缩回脑袋,紧紧抓住了师兄袖子,喊道:“妖怪啊!”
沉默许久。
我斗胆探出头来,只见对面站了个青年模样的妖怪,面容俊朗,一身白色和服,腰间挂着红色面具,背生双翼,手持团扇。
妈呀,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ssr级大妖——大天狗!
仔细一看,这妖面色冷清,眼里似乎带些嘲讽,也在看我。
我下意识拉了下师兄袖子,师兄低下头,背光看不清他的面部表情,阴阳师的本能却感到危险,只听他阴测测地说道:“身为阴阳师却怕妖怪,忘记我教过你什么了,嗯?”
最后一个字拉长了音。
不妙,师兄生气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据说危急情况下人的头脑会转的很快,我从养伤时逗的鸽子想到隔壁阴阳师欠我的一百勾玉,又想到怡红楼里唱戏的姑娘。
对了,唱戏!戏里怎么说的来着,别人生气讨好要......
在那千钧一发之际,我果断摇了摇师兄袖子,顺便把他扯的面向月亮,方便看清他的表情。然后用小孩子像大人讨糖吃的那种语气,声音软糯的唤道:“师兄~”
咦,我自己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一看师兄,似乎没啥反应。不行,我要再接再厉。
我继续撒娇卖萌:“师兄英明神武,有你在,我怕什么嘛!对不对呀?”
没人搭理我。
正想再抬头看看,我就被那把蝙蝠扇拍了脑袋,力度轻的简直可以忽略不计。
“下不为例。”
从声音来判断,似乎有那么点,愉悦?
“这是大天狗,我的式神之一。”师兄指着那个大妖道。
我的眼睛顿时开始发光,哇塞,我有生之年能看到一只活的ssr,活的呢!活的!
若不是师兄在旁边,我真想冲上去把他从头到尾摸一遍,看看ssr级式神到底有什么不同。
大概我火辣辣的目光太具有实质性,那只大妖有点尴尬,不太适应的轻轻扇了扇翅膀。
很好,你成功的转移了我的注意力。
啊,看那翅膀优美的弧度,漆黑的色泽,根根分明的鸦羽,ssr式神果然不同凡响。
我深深沉浸于那双黑翼不可自拔,连师兄把我拽到屋内坐下都没反应过来,直到手里被塞了杯热茶。
“嘶,好烫!”我呲牙咧嘴的迅速放下茶水,在一旁连连甩手。
这茶水的温度刚好让人感到烫又不会造成烫伤,谁倒的水啊!故意的吧!
师兄也特别体贴的把茶水拿走了,还补充道:“烫就别喝了。”
我眼睁睁的看着水被端走,只好坐下吃点心。
我伸长脖子看着桌子远处的点心盘。
椿饼,难吃。
香鱼,吃腻了。
寿司,不太想吃。
苏蜜,这个很好吃。
我很不顾及形象的站直身体,直接拿过来几块,开吃。顺便听他们谈起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都是浮于表面的恭维,无非就是这种对话:
“大天狗笛子吹的不错啊!世间少有人比肩呢!”
“黑晴明大人客气了。”
有能比肩的人,我师嫂就吹的很好呢!
我还没说出口,就被师兄那双黑漆漆的眸吓得闭上了嘴。
好的,你们聊,你们聊,我就是个灯笼鬼,静静的给你们照明,别搭理我。
我默默拿起旁边的茶喝了口,继续埋头吃点心。
一旁,黑晴明瞄了眼本属于自己的茶杯,没说什么。
随即对大天狗无声说道:“八岐大蛇。”
大天狗微微一点头。

-------------补充--------------------------------
文中的点心我要补充一下,椿饼是在同人里经常看到的,游戏里也出现过(貌似);香鱼是小说里经常出现的;寿司不用说了;重点说一下苏蜜。
中国传来的各种点心在平安时代有很大发展,现在有据可查的有数十种,包括八种唐子和十四种饼。阴阳师们甚至还能吃到奶酪,当时的奶酪叫做“苏”,是把牛奶煮沸时浮在表面的奶膜收集起来再发酵的产物,根据《延喜式》中的记载,一斗牛奶只能制成一升苏,得率只有1/10。
奶膜中含有大量的奶油和蛋白质,经过发酵后会变成黄褐色的块状,吃起来类似软质的乡村奶酪,现在在奈良地区依然有生产。苏的吃法也和奶酪一般多样化,既可以直接吃也可以当作奢侈甜品的配料,比如和蜂蜜一起煮成苏蜜、和栗子一起做成苏甘栗等等。
以上部分资料来自于度娘。

ps:今天有全国青少年模拟商业大赛,更文晚了,不好意思。

小号也成功脱非啦
ps:刚发现酒吞防御如此的低,简直跌破地平线

师兄你怎么了(二)

闲来无事的脑洞,可能有ooc,另外,35级以后剧情没过,别细究。
又:感觉剧情进展的好慢。
-----------------高冷的分割线---------------------
就在我发呆之时,师兄刷的一下打开扇子,遮住半张脸,只留下一双略带笑意的眸,慢悠悠的道:“一月不见,不认识师兄了?”
当然认识。
这家伙我从十岁就认识了,因为他,我整个修炼生涯都回荡在师傅恨铁不成钢的教训里,大体如下:“你看看晴明,今天又召唤出一个ssr式神来,你再看看你”“你看看晴明,今天又收服了xx大人家作祟的妖孽,你再看看你”“你看看晴明,今天又......”
反正师兄永远是那个别人家的孩子啦,我就是师傅除妖送的。
不对,比这还廉价,我大哥直接把我打包送给了师傅,师傅还倒贴了钱呢!
但我今天刚发现,原来师兄压低声音说话时,这么的......诱人。
原来师兄染了发换了衣服,这么的......暗黑系。
原来师兄也能这么.......
不对啊,我师兄不是失忆了吗?
我默默后退一步,将灵力汇于双眼,把这个家伙从头到尾看了个遍。
然后懵了,咦,这个确实是师兄啊!
可刚刚那个也是师兄啊,那么师兄你是跑去偷学了分身术吗?
师兄啊,你怎么能这样呢!
你忘记当初我们一起学习的友谊了吗?
你忘记当初你在一旁听我挨训的时光了吗?
你忘记当初师傅对你的殷切嘱托了吗?
你忘记当初好好教我,让我成为一位伟大的阴阳师的誓言了吗?
你怎么可以不叫上我呢!
此时此刻,我满心愤慨,选择性忽略了师兄貌似失忆了这件无比重要的事情。
“主人,他不是晴明大人......”山兔终于停下了啜泣,委屈的说道。
我低下头看着山兔,然后在山兔的示意下,环视院子一圈。
门后,倒挂着六星灯笼鬼。
树下,倒挂着天邪家族,提灯小僧和帚神。
屋前,倒挂着我的r级式神,管狐,兵俑,山童,鲤鱼精,武士之灵。
石桌边,倒挂着,不,捆着我唯一一只sr式神,络新妇。
除了络新妇,所有式神都用一种“卧槽主人你终于回来了”的目光注视着我。
我表示,这个,貌似真不是我师兄啊!
“怎么不说话?”
我一扭头,看见师兄不知何时站在我身前,所隔距离不过一个巴掌。近到我能清晰的看到他黑瞳里我那小小的身影。
沉默片刻,果断没骨气的坐在地上,不管不顾的抱住他大腿开始干嚎:“你到底是不是我师兄啊!你想干嘛?我要钱没有啊,还有你别劫色啊……”
没人理我。
我偷偷摸摸往上瞟了一眼,看见了师兄,嗯,暂时这么叫吧,看见了师兄以扇掩面,然而眼尖的我发现他额头不住跳动的青筋,似乎气的不轻。
我的嚎叫停了片刻,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变为断断续续的轻声抽泣,大有一种“你舍得绑我吗?你舍得杀我吗?”的意思。
然后我就被人领着后衣领拽到了石椅上,还没坐稳,就见师兄合上扇子啪的一下敲在我头上,骂道:“我教过你什么?男儿膝下有黄金,怎可轻易下跪?这些道理被狗吃了吗?”
我捂着脑门想到:师兄也会打人骂人啊!真是稀奇。提前再生气也不过罚抄课文五百遍呢!果然不同啊!
正想着,我听见他刻意压低的声音:“收拾东西和我走,带上你那群式神,做好抄五百遍课文的准备。”
不同个鬼!
我战战兢兢收拾东西,也不敢多问,生怕和式神们落得同一下场。
路上,我听师兄给我讲述了之前发生的事。从我有限的理解力,大概就是师兄把自己分成两人,我眼前这个有过往的记忆,等同于黑化的师兄;现在在平安京的那个没了记忆,性格更温和一些。
“所以,我们两个,你打算跟着谁呢?”师兄突然停下脚步,好似无意地问道。
我咬咬牙,垂眸看了眼抵在我喉咙上的那把蝙蝠扇,特别狗腿特别真诚地声明:“当然是跟着你啊!”
他似乎满意了,特别随意的让我发了个毒誓,这才收回扇子往前走。我和以往一样落后半步跟着。

师兄你怎么了(一)

听说产粮能出ssr,只有咸鱼王的我决定试试。
想到哪里写哪里,文笔差勿怪。
不定期更新。尽量不坑。
---------------分割线------------------------------

小女子名唤青衣,芳龄十八,待嫁闺中。
好吧,以上是闹着玩的。
其实小爷叫藤原青衣,性别男,性取向不定,因为从未谈过朋友。我自认为是个风流倜傥玉树临风英俊潇洒的美男子,若是我爹死后,我大哥没有赶鸭子上架的把我轰去当阴阳师,我现在必定是个惹得无数女子倾心的贵族少爷。然而,现实是残酷的,我现在就只是个半桶水的阴阳师,而且极为苦恼。
原因很简单,一个月前,我心血来潮,带着手下一帮式神跑去打了趟八岐大蛇,好吧其实是被八岐大蛇打的全员负伤,随便找个地方修养回来后,我突然发现我师傅最得意的弟子,我的师兄,安倍晴明,他失忆了。
这件事对我而言等于召唤出一只ssr。
几率约等于零。
“所以,你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了吗?”
我一脸懵逼看着对面的青年,白发,赤红色眼线,蓝色狩衣,蝙蝠扇,还有那强大的灵力,没错,是我师兄。绝对不是什么妖怪变得。
然后我整个脑子都在滚动着:妈呀,天要下红雨了!师兄失忆了怎么可能他灵力这么强大谁办到的师兄失忆了怎么可能他灵力这么强大谁办到的师兄失忆了怎么可能他灵力这么强大谁办到的......
接下来我就在对面青年担忧的目光里昏昏沉沉的走出去了,并且成功撞了门。
出门后险些又撞上了一个一身红衣的背弓青年。
走了几步,我终于迟钝的反应过来,那个男人不是源博雅吗?师兄的老相好?
刚转身想问一下师嫂事情起因,我就看见师嫂冲师兄特别不温柔的喊道:“喂,晴明,神乐在哪里?我带了点心过来。”
我面无表情的杵在门口,回忆起了一个月前似曾相识的一幕。
那日,我照例来师兄家学习功课,师兄去房内取符咒,我独自在院内,师嫂也是这么推门进来,也是这么不温柔的冲我喊:“喂,小鬼,晴明在哪里?我给他带了香鱼来。”
所以现在发生了什么?大家集体失忆了?还是你们两个闹别扭了?
我满心忧愁的想着惨痛的人生,回到我在京外的屋子,刚一推开那扇摇摇欲坠的木门,就被迎面而来的不明生物扑倒了。
当我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还没来得及心疼我这身衣服,就看到眼泪汪汪的山兔抱住我的大腿开始哭诉:“哇,主人,你看晴明大人,他,他,哇......”
我揉了揉腰,内心嘀咕着小家伙又胖了不少,语气尽可能温柔的哄到:“乖,山兔,有什么事情咱们进去再说啊。”
当我带着这么个腿部吊坠姿势别扭的走进院子,抬眼一看,只见石椅上坐了一人。
强大的灵力,黑色狩衣,蝙蝠扇,面若白狐。
这不是师兄吗?
不过,师兄你什么时候染发了?
我怎么不知道?


听说产量能得ssr,脸黑的我想试试